人在未成年的时候,容易患上崇拜的疾病,精神上的虚弱还可能让这种病长期不愈,持续存在于人的青年、中年甚至老年。其实没有什么超越一切的伟大,伟大的人只是出于我们抬头仰望的恶习,一旦我们懂得了平视。懂得深入其中,仔细观察,最伟大的人便成为连绵群山中的一座。再伟大的伟人都不是孤峰,所有的伟人都只是既伟大又平凡的系列群像中的一个,彼此相连又相互支持。而我们自己也是山峰,每一个人都是与伟大相连的时间、大地、历史机遇中的一座山。即便我们是最微不足道的那一座。

Mac talk
#伟大 #[8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