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久不联系的人,不用再联系,各自辛苦,各自生活,也再无交集,该停留在过去的,就让它停留在过去。

杨绛
#[25] #[2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