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终极的分析中,一切知识都是历史。 在抽象的意义下,一切科学都是数学。 在理性的基础上,所有的判断都是统计学。

CRRao
#[4] #[2] #[8]